当前位置:
首页 > 创意摄影 >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陡峭的山涧小径,茂密的树林,布满碎石的山坡,当我们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艰难攀登,终于在日出前站在山顶的时候,我还是被眼前的景色所感动:天际线是刀削般的费茨罗伊峰(Mt Fitz Roy) 和托利峰 (Cerro Torre);山下是冰川湖 Laguna Torre和由此汇成的费茨罗伊河 (Rio Fitz Roy)。虽然是四月中,北方已经是春暖花开,但南半球却已到了深秋,满山遍野是肆意绽放着的秋色。

1. 山高月小,此景只应天上有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时隔一年,我又一次来到南美的最南端 - 巴塔哥尼亚 (Patagonia) 阿根廷一侧,在这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度过两星期的难忘时光,背上沉重的行囊,风餐露宿,追光逐影。

2. 这是隐藏在山涧的一个极少为人所知的瀑布,当我们根据前一天踩点GPS所标注的信息来到这里的时候,一轮圆月依然悬挂在天空,但日出前的高山辉光已经将Fitz Roy披上一层橘红色的面纱。远处是静静矗立在晨曦中神秘的冰山,近处是月光下潺潺的流水。身处其境,犹如电影中设计的一个镜头。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3. 日照金山

 

为了拍摄日出的景色,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山上露营。这里小溪的流水是可以饮用的,而且就是几公里远的冰川化的水,喝起来凉凉的,有丝丝甜味。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4. 冰川国家公园的露营地是免费的,当然也不要期望有什么设施,除了一个简易厕所。垃圾需要自己背下山。夜里温度会降到冰点下,下雨也是难免,这里的风更是吓人。苦是苦了点,但当你钻出帐篷看到这样的美景,我想吃这点苦是值得的。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5. 夜里月光将周围的景色打亮,而银河依然清晰可见。在这样的地方露营,你不觉得很奢侈吗?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6.  这里的几座主要山峰都是坐西朝东,以拍日出为主,但好的日落也很有味道。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7. 巴塔哥尼亚阿根廷一侧的景点主要围绕两座群山,一个就是刚刚看到的费茨罗伊山 (Fitz Roy), 有人戏称妃子出浴。另外一个就是托利山(Cerro Torre)和托利湖(Laguna Torre),我们简称冰湖,因为湖面上经常漂着很多冰块。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在我们介绍更多景点前,让我们把镜头拉远,看看巴塔哥尼亚所处的位置和我们的行程。

南美的南部主要包括两个国家:太平洋一侧的细长条智利和大西洋一侧有广袤领土的阿根廷。Patagonia是南美最南端包括智利和阿根廷的一大片地方。这是一个地理概念,不是一个行政区划。去年在智利入境的时候需要填写目的地,我就写了个Patagonia,同伴提醒说巴塔哥尼亚不是一个具体的地名,应该填写城市名。也是,这就好像说去青藏高原,海关不认这个地方。

 

说句题外话,看到马岛了吧?上点岁数的人对这个地名应该不陌生,八二年阿根廷和英国曾为此打了一仗,这和其后九一年的海湾战争对中国影响很大,知道了什么是现代战争。其实,阿根廷也没有太多地利上的优势,因为阿根廷的南部还是很荒凉的,经济更谈不上发达。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对旅游者来说,巴塔哥尼亚主要是三片地方:智利一侧的百内国家公园(Torres del Paine National Park) 和阿根廷一侧的冰川国家公园(Los Glaciares National Park), 后者包括El Calafate附近的Perito Moreno大冰川和El Chalten附近的几座山峰。

 

去年我们用三周时间玩了这三个地方,行程如下:飞到智利的南部城市Punta Arenas, 租车在百内一星期,过边境到阿根廷的El Calafate 用两天时间看冰川,再到El Chalten 两星期,最后返回Punta Arenas。

 

今年两个半星期只呆在阿根廷的El Chalten, 所以不需要租车。飞到El Calafate,三个小时长途车到El Chalten。去的时候由于达美航班取消,只好改乘第二天的飞机,转了三次飞机才到,还不得不飞到阿根廷最南端的小城Ushuaia转机,这里距离南极已经很近了,去南极的船都是从这里出发的。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8. 百内塔。为了看日出,背着四十多磅的包上山露营两个晚上。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9. 百内角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10. 山下远眺百内塔。由于Patagonia特殊的天气,这里经常狂风大作,所以有时可以看到很特别的云。这是我们去年离开百内那天日出前拍得,这些旋转云看上去好像很多UFO在降落百内塔。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11. 阿根廷El Calafate 附近的Perito Moreno大冰川,这个冰川宽五公里,平均高74米,看不出来吧?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相比较智利一侧的百内国家公园,我们更喜欢阿根廷El Chalten附近的冰川国家公园,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这里植被更丰富,特别是秋天,山中小路漂亮极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山下的小镇El Chalten给游客提供了更多选择和便利。

 

小镇El Chalten是游览阿根廷一侧Patagonia的主要基地,这里有很多青年旅馆,条件也都不错,同一家旅馆既有一般青年旅馆的男女混住房间,也有带独立卫生间的普通房间。因为都是户外爱好者,所以气氛很好。我喜欢一边做饭,一边看那些美女怎么把饭烧煳了:-), 还有三个人如何吃一大锅意大利面,并跟我炫耀一番。我们一般在山上野营三四天后会下来一次,休息一下,再背几天食物上山。这里的规矩是旅馆必须提供行李免费寄存。

 

12. 群山环抱的黎明前的El Chalten (三张24mm 移轴横拍接片)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13. 通向小镇El Chalten的(唯一)道路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这里气候变化无常,去年刚来的时候整整一星期阴雨天,妃子都没有出浴。所以遇到好天,要抓紧时间,就像今年头一星期,再加上正好赶上圆月,每天夜里三点多从营地出发,走几个小时到拍摄点,拍夜景,拍日出。还有一个要早起的原因就是很多拍摄点只能站一两个人,来晚了就只好等第二天了。就像头天早晨我们去晚了点,Marc Adaums 的摄影团就把我们踩好的点给抢了。

 

14. 月落Fitz Roy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15. 巴塔哥尼亚的早晨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16. 秋日阳光下的巴塔哥尼亚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记得第四天的时候,早晨三点半出发,晚上九点才回到小镇,一天爬山二十六公里,很多是off trail,也就是在没有路的山坡上走。大家常说一失足成千古恨,其实我当时想,在悬崖边上,一失足,既不会爱,也不会恨了。偏偏那天中午附近没有水源,带的水也快喝完了,没有水也不敢多吃东西。连续几天高强度活动,体力消耗极大。下山的路感觉好漫长。当一瘸一拐终于回到小镇,走进常去的那家餐馆,一坐下就说:老板,来两瓶啤酒,冰镇的。

 

La Tapera,这可能是小镇上最好的一家餐馆,不大,但很有特色,特别是南美烤肉,每次从山上下来都会来这里,喝杯阿根廷红酒,点烤羊驼肉,或者烤牛肉。自从摄友空心竹给推荐的这家餐馆,现在这家餐馆已经在中国人游客中很有名了。餐馆里桌子不多,基本都是两人的小桌子,只有一张八到十人的大拼桌,我们戏称摄影团专用。四月中的巴塔哥尼亚已是深秋,有的旅馆也已经关门。小镇上晃悠的大都是摄影爱好者,有像我们这样很业余的,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师,如Marc Adamus,Max Rive。。。我们经常一边吃饭一边猜测那张桌子上是Tim Poulten 还是Danial Kordon,我知道他们这星期都在这儿。

17. 没有神山,但依然是巴塔哥尼亚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18. 漫天红云映红的瀑布流水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19. Fitz Roy日出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20. 冰湖 (Laguana Torre)的黎明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21. 费茨罗伊山及双湖 (三张接片)

 

为了到山顶看日出,需要从营地爬两公里的山,这两公里可很不容易,对体力要求很高。我去年四次登顶,今年只上去一次。

 

拍完这张照片,相机从两米高的地方摔到石头上,可怜我新相机新镜头啊。这里给佳能作个广告,这样摔了后,相机工作正常,就是镜头前镜片镀膜划伤,好在佳能有一年的意外保险。只是后半程只能用24mm 移轴来拍片了,不够广就接片吧。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22. 这是去年遇到的最辉煌的落日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23. 转个角度拍摄,三百六十度红云来袭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24. 星空下的费茨罗伊山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25. 远眺雪山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26. 梦幻溪流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27. 下边这个心型图案的湖就是Lake Sucia。近拍这个湖并不容易,到湖边的小路要么被河流阻隔,要么是悬崖过不去。去年跟一位女侠探路,最后找到一条隐蔽的小径,女侠说你先上去看看。我刚准备走,女侠说:最好把相机包留下,这样万一你从悬崖上摔下来,还能保住相机。看看这就是摄影人的想法 :-)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很可惜那天的日出不算理想,日出方向有云挡。计划着找机会再上山拍摄这个湖。但留给我们的机会不多了。

 

那天天上有无数朵旋转云,这标志着天要变坏了。果然,接下来三天狂风大作,连下三天雨,后来又是雨夹雪。帐篷内都是潮湿得不行,三百多块钱的鸟衣也不防水了,就连相机都机身内起雾。

 

眼看归期将至,晚上认识的一个Pro Eric 通报说据上山的人说回头几天还是坏天气。我说,没有多少食物了,我们明天就下山。现在地上有雪,明天凑合拍两张雪景吧。

 

要不说这里的天气没个准呢,睡觉时还是风雪交加,半夜醒来已经是满天繁星。而我却难以入眠了,盘算着早上要不要上山?雪地off trail很危险的。三点多起来,看石头上有冰,这就更难走了,因为有一段路要从大石头堆上跳着走,过河也要踩着石头。本来平时这样走没什么问题,但石头上结冰就没法走了。我也知道日出时山上的景色会很好,新雪覆盖了平时黑乎乎的山丘,只留下了红色的山峰,碧湖和雪山。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在山下拍摄。这个决定让我后悔至今。

 

28. 这是今年在巴塔哥尼亚拍到的最后一个日出, 新雪点缀着深秋的巴塔哥尼亚。

远山的召唤 - 再探巴塔哥尼亚

上午把剩余的食物和气罐留给了Eric,他还要坚守几天。

 

他早晨去了Sucia,我问结冰了怎么走?他说我爬着上去的。

 

要拍好一张好的风光大片真不容易。请这些风光摄影大师们受我一拜。

 

 

剩下的最后两天妃子又入浴了,到临走也没有再露芳容。计划好的拍摄没有完成。

 

离开El Chalten的那天早晨,我们按计划乘长途车返回El Calafate。天还没有亮,雨后的小镇寂静而清新,几个背包客已经准备上山。别了,El Chalten, 在这里我也曾是这些人中的一员,或精神抖擞的上山,或拖着疲惫的脚步下山。十四天里爬山一百七十公里,其中很多是off trail。更重要的是自己痛并快乐着。朋友说我有自虐倾向,如果不把自己折腾得饥寒交迫和精疲力尽就好像对不住自己。也许是吧。

 

车子沿着大湖向东行驶,云雾低垂,喷薄欲出的朝阳冲破天边的云雾映红了远处的山峦。一只羊驼站在高处向东眺望,朝霞完美地勾画出羊驼那特有的身影。别了,巴塔哥尼亚,我会怀念在这里一个多月的时光。也希望有机会再次回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