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创意摄影 >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陈业伟,作为中国金犀牛最佳户外摄影师奖的获得者,他的拍摄特立独行,从来不参与国内外的各种摄影比赛,却颇以这个非摄影圈颁发的奖项为自豪。

日前,摄影师陈业伟个展《巅峰之路》在北京798艺术区映画廊开幕,此次展出的36幅作品是他历尽千辛万苦所得的数万张底片中的精华。他说“非物质追求的纯粹摄影成了我这十年的唯一追求,没有其他爱好,摄影成了我生活的全部内容,成了我信仰的宗教。”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摄影师陈业伟与他的阿尔帕相机

 

2004年的某一天,厌烦了朝九晚五一成不变生活方式的陈业伟,辞去了在大都市上海金融行业的稳定工作,背上相机,行走于高山之上。

事高山摄影,就意味着选择了一种时刻在路上的生活方式——陈业伟

早在痴迷于摄影之前,工作了十余年的证券行业曾是他所完成的第一个梦想。“从它在中国生根发芽,年轻的我就一起陪伴它经历风雨,当中国已经拥有亿万股民的时候,也正是我离开的时候。记得当我最后一次离开办公场所,回望夕阳下的熟悉环境,那一刻我告诉自己,我该告别年轻时的梦想,开始新的人生了。”陈业伟说。于是背上相机,等待一张去往远方的特价机票成为了他新的生活内容。

对摄影师来说,每一次出行回来都是一次沮丧,陈业伟将其笑称为是一种“失恋”,“回忆着在光线来临的时刻做得不够完美,心想着往前一步或者往后一步也许会更好,我相信这是每一个摄影师都有过的感情经历——就那样错过了最完美的表达。而我却从不为这些烦恼,我会从过去的旅程中找到更好的路线、更好的时辰,带上更美的想象,随时再次出发。”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6年8月,巴基斯坦,星转加舒布鲁木双峰。

 

或许正是基于此,他一直处于独居的状态,十几年来几乎花掉所有的积蓄,甚至卖掉房子以购买最好的相机、也从最初的两套135相机和一套哈苏相机,到后来开始使用世界上最顶级的专业相机阿尔帕以及飞思数码后背、几乎走遍了从喜马拉雅到喀喇昆仑的所有山峰、冰川,记录下一幅幅壮丽无比的地理影像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1年7月,西藏定结县,喜马拉雅北麓湿地。

 

2007年,陈业伟以珠穆朗玛峰北坡为起点开始拍摄世界上14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迄今为止,陈业伟是世界上少有的几位独立拍摄完成这14座高峰的摄影师。然而他却一直坚称自己是一位“业余”摄影师。并且对摄影爱好者这个身份十分爱惜。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5年12月,珠峰。

 

在他看来,因为“业余”才让摄影的目的变得更为纯粹,所展现出的是一个普通人的梦想,求证了坚持就一定能实现的美好,曾经世俗的人生因此变得没有任务的压迫、没有利益的诱惑,一切只为了梦想出发。

透过陈业伟的镜头,看8000米雪山美景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09年3月,尼泊尔安纳普尔纳山区,杜鹃花盛开。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0年10月,印度大吉岭,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1年7月,西藏扎达县地貌。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1年10月,巴基斯坦,洪扎地区。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3年6月,西藏定日县,珠峰东坡短暂的夏天。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3年10月,尼泊尔EBC,珠峰与努子峰双峰并立。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5年7月,西藏珠峰路。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5年12月,珠峰云海。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5年12月,西藏岗巴县曲登尼玛冰川。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5月12月,西藏普若岗日冰川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5年12月,西藏定结县松错湖。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6年8月,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山脉,日月同辉。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6年8月,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山脉。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6年8月,巴基斯坦世界第十四高峰加舒布鲁木。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6年8月,巴基斯坦8000+布洛阿特峰。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6年8月,巴基斯坦,喀喇昆仑山脉。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6年12月,西藏南迦巴瓦峰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7年4月,西藏,浪卡子县40冰川。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2018年1月,南迦巴瓦。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尼泊尔EBC,海拔5200米的徒步者客栈。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云南梅里雪山缅茨姆峰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西藏珠峰东坡,珠峰与洛子峰。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西藏帕隆藏布

做为“业余”摄影师,他的作品却是世界最“高”的!

西藏林芝索松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