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智慧城市迎来黄金时代_0

2019-05-14 09:2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今年10月,宁夏自治区首府银川被国际数据公司评为“中国领军智慧城市”,其入选理由是“智慧城市”建设中的“PPP商业创新模式”,也就是政府购买服务、社会资本投入、专业公司运营。这个让银川“智慧起来”的公司正是走在国内“智慧城市”建设前端的中兴通讯,而“智慧城市”也成了具有强大商业潜力的“黄金产业”。

  从“城市变奏曲”中悟出的“智慧”

  今年35岁的廖先生出生在沈阳,在北京读大学,工作后安家上海。他告诉记者,虽然一直生活在大城市,但他当了好多年“稀里糊涂的城里人”。2009年上海世博会之前,城市对他而言只是区别于“农村”的一个户口类别。世博会让他记住了“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也让他对城市的服务功能有了更多期待。

  “智慧城市”建设领域的翘楚中兴通讯公司,在很早的时候,就将“城市”作为发展业务的关键词。

  从最初以帮助城市实现信息化为核心的“数字城市”,到移动互联时代的“无线城市”,中兴对城市功能的探索涉及多个领域。2011年,中兴公司正式开始了与居民体验相关的尝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平安城市”。

  在法国第二大城市马赛,安装在大街小巷的1600个摄像头“保护着人们的生命安全”,这是马赛市长在2013年送给中兴通讯公司的赞美。“平安马赛”正是中兴“城市变奏曲”中一个广受好评的乐章。

智慧城市迎来黄金时代

  平安的主题不仅覆盖了法国城市马赛,还有中国首都北京。中兴通讯在北京建设了无线政务专网。这个独立于运营商的无线网络,覆盖范围不仅包括北京的四九城,还囊括了周边区县。“当紧急情况发生,人们都在打电话,就会造成网络拥塞。而这个网络与运营商的频率是不同的,可以保证政府联络畅通。”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政企事业部总工程师孙鹏告诉记者,这个网络越是在关键时刻,越能发挥作用。“比如过年放烟花的时候,哪里发生了火灾,被无线摄像头捕捉到,政府就可以迅速反应。”这个率先使用4G网络的无线政务网有可靠的技术支持,孙鹏说,“当时运营商才刚刚开始试验4G网络呢。”

  这些以城市为中心、涉及多个领域的尝试,让中兴公司建设“智慧城市”的思路水到渠成。截至2015年10月,中兴通讯在全球40多个国家、140多个城市参与了“智慧城市”的建设。孙鹏将这种在一个城市解决一个问题的模式称为1.0版本的“智慧城市”建设。

  “智慧城市”也要升级换代

  “局部的最优不代表整体的最优,”孙鹏向记者说起了“智慧城市2.0”的初衷,“国内不少企业都在做”智慧城市“相关的业务系统,不过多数专注于交通、旅游、医疗等垂直行业。通过政府统一招标采购模式,由政府人员负责日常运营维护,设备更新升级慢,不能持续解决政府和百姓遇到的问题。”全局一盘棋的“智慧城市2.0”首次肩负了明确的目标:“科学管理、惠及民生、产业拉动、回收投资。”

  孙鹏告诉,在银川之前,“智慧城市2.0”还是模糊的概念,正是在银川的实践让这个概念变得立体可行。“通过项目打磨概念,又有了实践的证明。”

  “银川的城市比较小,当地政府希望把资源聚集起来,全市一盘棋做些规划。”2014年,银川因为成为国际电子竞技联盟赛事的永久举办地而在动漫圈中名声大噪。在银川重点发展游戏和动漫产业的思路中,中兴公司设计的大数据中心,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我们每个项目开始之前都会进行顶层设计,这样就能发现当地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孙鹏说。这样的顶层设计不仅包括支撑城市的宏观发展,也有服务市民的贴心之处。银川接近沙漠,饮用水是格外宝贵的资源,中兴在小区里做了一些智能饮水设备,深受居民好评。

  孙鹏向记者表示,随着“智慧城市”版本的不断升级,对政府治理模式的挑战会越来越大。“我们很幸运,在银川遇到了非常有思想的市政府,大家的整体目标是一致的。在这个过程中有思想碰撞是很正常的,技术模型和业务模型紧密结合,需要不断打磨。”

  不同城市对“智慧”有不同的需求,孙鹏说:“以通讯为例,有的地方2M是宽带,有的地方10M是宽带,还有的地方100M才是宽带。城市发展阶段不一样,对”智慧城市“的定义一定是不一样的。”虽然银川从基础来说,与沿海发达地区的省会有差异,但随着持续不断的完善和建设,相信不出多久,这座城市在“智慧化”方面就会与后者达到同一水平。

  “智慧城市”中外有别

  “智慧城市”是以提效城市管理、便利公众生活、促进科技创新为目标,以高速互联网络、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通信和信息技术为手段的城市建设、管理、发展的新思路和新模式。”这是中兴通讯为“智慧城市”做的定义。孙鹏认为,目前,衡量城市是否“智慧”,主要还是依靠主观打分,“一旦这个标准简单化、绝对化了,就会出现”千城一面“的悖论”。

  孙鹏认为,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的底色,仍然是政府政策的倡导,比如新型城镇化建设和产业升级,大众创业、完整创新等。在破题的过程中,有道路建设、设施建设等基础设施的需求,中兴公司自认并非这个领域的专家。“但有了这些基础之后,我们就可以进行信息化的努力。”孙鹏告诉记者,他理解的中国特色“智慧城市”建设,核心是为国家战略服务,“和国外的”智慧城市“外延与内涵区别都很大”。

  相比之下,西方的“智慧城市”建设更多是从居民体验和方便百姓的角度出发,孙鹏认为,模式的不同与西方城市多数是“小政府”有关,因此“智慧城市”的建设更多是商业行为,政府的参与比较少。从城市整合度方面讲,“智慧城市2.0”在国际上不遑多让。而将好的中国城市建设范本向国际推行,不仅需要充足的资源,还需要相似的政体和城市治理结构。

  孙鹏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兴“智慧城市”学院的执行副院长。这个在每个实施“智慧城市”项目的城市都建立“分舵”的研究院,其实是随着“智慧城市2.0”由设想变为现实,应运而生的。为了适应2.0模式,政府也要相应做出管理模式的调整。中兴公司也和地方政府合作,探讨评价标准,提炼顶层设计。为此,公司在当地成立了“智慧城市”研究院,其成员既是顶层设计时熟悉当地情况的“高参”,也是后期“智慧城市”版本升级的“后援团”。这样的产研结合模式,确保“智慧城市”每次版本升级都能结合地方实际。

  “智慧城市”迎来黄金时代

  廖先生今年5月去银川出差时,被当地同事请去观摩了“超级政务航母”——市民大厅。他告诉记者,在这个大厅中,从办签证护照,到缴纳交通罚款,再到办理房产过户,“只有想不到,没有办不到”,“比北京上海这些国际大都市做得都好”。这个办事大厅,正是“智慧城市2.0”的特色之一。

  今年9月在银川举行的“中阿经贸论坛”,让很多阿拉伯国家的代表看到了银川“智慧城市”的建设结果,“他们觉得很震撼”。孙鹏还告诉记者,很多国内城市的官员到银川考察后,写出了厚厚一叠的考察报告,分享银川的“智慧”。

  如今,中兴正忙着“智慧城市3.0”的研发。公司打定主意按照版本升级的方式稳扎稳打地上台阶。

  从“智慧城市”的“史前时代”,到“智慧城市1.0”,中兴在摸索中走了多年;从1.0到2.0,他们只用了4年就完成了第一次由点到面的版本升级;从2.0到3.0,孙鹏告诉记者,中兴通讯计划在一年半之内完成试点,正式发布。目前对3.0“标杆城市”的建设已悄然开始。

  孙鹏表示,对中国来说,“智慧城市”建设作为一个产业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无论从政策上,还是客户和政府的认识上都是如此。”他告诉记者,互联网科技在日常生活中的广泛应用,也是“智慧城市”的一部分,客观上把老百姓对“智慧城市”的体验能力吊高了,“这是逼着中兴这样的企业向前走得更快”。

  孙鹏补充说,“智慧城市”产业的黄金时代至少会持续5年时间,“因为很多事情至少要5年才能看到效果”。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